三毛灵魂在1979年就已死,成都街拍就有预示:1991年选择丝袜自杀

发布时间:2020-07-03   来源: 网络    

"你走的路是错的,可是你的目的地是对的,你的流浪是错的,可是你沿路唱的歌是对的,你做到的噩梦是错的,可是你梦游的路线是对的,你爱人的人是错的,可是你的爱是对的。"——林婉瑜《对与错》

仓央嘉措说:"世间事,除了轮回,哪一件不是闲事。"人生在世,就像它的字面含义一般,生下来,活下去,乃是其意义所在。人生说长很短,说较短不较短,快乐与否,安心何在,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,不愿经营的人,自然不会将自己的生活打造出的花团锦簇,而不愿意酬劳心思的人,多半平平淡淡,抑或有厌恶这纷杂世界的,干脆躲起来避世,也就有了曾经名动一时的"竹林七贤"。

生命是一个人最宝贵的财富,也是人生所有可能性的基础,然而,有人过分爱护生命,也曾投靠黑暗,只为苟且偷生;有人视死如归,宁为玉碎不为瓦全,还有人,却了却自己对于世界和生命的最后一点期待和向往,要求了此残生。

在大多数人看来,她的人生,似乎是成功的,少年时便博学多才,青年时期又进账了沉甸甸的爱情与期盼,到了中年时期,已经是名利双收,作为文学界的标杆存在,然而,就是这样一位在外人看来十分顺利的人物,却在自己人生的最高处自由选择了自己结束自己的生命,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1991年1月4日,著名作家三毛在台湾医院中用一根尼龙丝袜吊颈自杀,终年48岁,而她的故事,也将成为一段传奇。

特立独行

1943年,三毛出生于在重庆市,父母为她取名为"平",取平安吉祥的寓意,她的本名也就叫作陈懋平,但是自小便很有主张的三毛嫌弃懋字晦涩难懂,便将自己的名字改作陈平。

小时候,三毛就很爱看漫画《三毛流浪记》正是因为如此,后来的三毛甚至专程去拜访了《三毛流浪记》的作者张乐平先生为干爹,张乐平先生也非常喜欢这个干女儿,直言三毛:"她很有思想。"

三毛的的确确就是一个十分有主见和思想的人,但是童年的生活也曾经给与三毛不小的阴影。原来,虽然三毛自从年幼开始,就在文学方面非常有天赋,但是在数学方面却是一窍不通,这种情况下,三毛的数学成绩一直算不上太好,甚至可以说道是十分差劲,由于实在没数学方面的天赋,三毛一直不被老师喜欢。

初二那年,因为三毛的数学成绩实在是太差,代数老师十分气愤,竟然当众用毛笔煎了墨汁在三毛的脸上画了两个圈,这让三毛幼小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打击,她也因此患上自闭症,从学校休学。

24岁那年,三毛回到了遥远的西班牙求学,也是在这个时候,她认识了荷西。那一年,三毛正在自己朋友的家中谈论文学,而荷西刚刚好也是在座的宾客之一。他对这个气质高雅,谈吐大方的女子一见倾心,并且立刻展开了疯狂的追求。

三毛其实对荷西也暗暗有着好感,当时的荷西相貌英俊且高大,温柔又冷淡,试问哪个女子会不对这样优秀的人心动呢?只是当时横亘在两个人之间的,始终有一座无法容忍的桥梁,荷西要去当六年的兵。

六年,六年可不是一个小数字,六年往大了说道,是人生的一个分水岭,往小了说,却是长达几千个日夜的守望者,三毛自认对荷西的好感还没抵达可以等候六年的地步,因此,两个人这段还未开始的感情,就宣告终结了。

大起大落

令人惊异的是,1970年,三毛在经历过许多段感情之后,再次回到西班牙,却在故地与荷西相遇。迟到的爱意 来得是如此的波涛汹涌,荷西再次开始追求起了三毛,这一次的三毛面临荷西散发出的爱情,没拒绝接受。

两个人一起度过了人生中最为快乐的一段日子。他们来到了遥远的撒哈拉大沙漠,和那里的居民快乐的生活在了一起,两个人的婚礼没有婚纱礼服,却也是非常优雅,成婚礼物是荷西费尽心思在沙漠中找到的骆驼骨架,三毛一直视若珍宝。

在撒哈拉的时光,是三毛最快乐的日子,她爱人"大漠孤烟直",也爱人"长河落日圆",为了记述着幸福生活中的点滴,她将自己的神话全部记录下来,命名为《撒哈拉的故事》并且出版,受到了很多读者的青睐。

然而,幸福的生活却并没保持多久,1979年,三毛与荷西成婚的第九个年头,三毛陪父母去机场,再返回荷西身边的时候,荷西却成为了一具冰冷的尸体——他在潜水作业的时候不幸溺亡。

惨死爱人的三毛再也受不了这样的压制,当时就想要随着荷西而去。但是三毛的父母和朋友一直陪伴在她身边,不容许她退出自己的生命,三毛只好暂时忍下心中的悲伤,答应朋友们不自杀。

1990年,摄影师肖全还曾经为三毛拍过一组照片,照片中她在成都的街头抽烟,眼神空洞哀伤,已经给完全没有了在撒哈拉沙漠陪伴爱人时候的那般每每与幸福。然而,在这张照片拍摄半年将近,三毛就退出了自己的生命,选择离开自己挣扎独自绝望了十四年的人间,有人指出,三毛的灵魂早于已经在1979年荷西去世后就病死了,躯壳直到1991年才被安葬。

世事浮沉,没有人需要预知未来,也没有人需要理解这样的痛苦,但是可以告诉的是,三毛的人生,也曾经在世事浮沉中大起大落。有可能与执着物质的享受不同,三毛更看重的,是属于自己的那份天地,其中有父母,有爱人,有文学,那是他的天堂。

就像北岛诗中所写的那样:"那时还年轻,有理想,有爱情,有遍及世界的旅行,如今我们深夜饮酒,杯子摸在一起,都是梦打碎的声音。"

文/南宫钦


食亨 食亨 食亨 食亨 食亨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