还在报复性消费吗?请再三考虑环保问题

发布时间:2020-07-03   来源: 网络    

原标题: 还在报复性消费吗?请再三考虑到环保问题

★ 本文首发于Chicology公众号,青睐注目我们。

其实,一直都不不愿想起环保的话题,因为每次仔仔细细列出时尚的N宗罪,再走望望现实世界,不要说道N宗罪,一个罪责都难以避免。

在这个疫情肆虐的时候,我们迎来地球日50周年。

Global Village 地球村

传播学家麦克卢汉在上个世纪50年代明确提出的概念

在70年之后,当初被嗤之以鼻的理论,在今天让我们深切体会到了这个“村”字的含义,和这个字带给全人类的痛苦。当初他就提醒我们,千万不能在新的环境中,依然固守原有的思维模式。

可是70年过去,我们依然没任何进步。当中国在代价巨大代价之后,渐渐走出疫情阴霾,但本应随之而来的反省并没有如约而至。报复性消费没拢,终究在经济疲软的时候,还能夹住经济的快速增长。但就看起来初中政治课教我们的一样,效率和公平是一对矛盾的概念。在地球已然变为一个村庄之后,以环保为目的的地球日创办之后的第50年,时尚消费所带给的问题,是不是值得被再次拿出来,好好反思反省?

在商业的时装世界讲环保是荒谬的,不切实际的,甚至是白左的,更甚至是某种意义和程度上的“不道德”。就像在签订《京都议定书》时候中国的态度,“发达国家必须先采取措施,发展中国家才能够第一时间。”当一个国家、一个群体,已完成了自己的资本原始积累,就开始指手画脚别人的发展,是不公平的。

实施到时尚产业中,很现实的问题是:

我们要解放血汗工厂,但一份来自血汗工厂的工资可能是一个家庭唯一的收入。当然我们可以提高工人的工作环境,提高工人工资,容许工作时长。但这样,生产成本会不断上涨,这些工厂将失去订单甚至破产。一家人,很有可能会再次面对存活的问题。

所以,到底该怎么办?

01

时装产业早已成为世界上的第二大污染源,仅仅分列在石油业的后面。

直到2019年底,世界各地的时尚爱好者们,平均值每年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大约24.1万吨,不足以为纽约时代广场供电58年。

全球温室气体废气总量的8%至10%来自时装产业,甚至多达了航空和海运业的总和。

作为人类最初的服用材料——棉花,因为需要生长在比较潮湿的环境之下,一千克的棉花产出必须7500-10000公升的水,这是一个人10年的饮水量。

而一千克棉花能做什么呢?只是生产一条普通的牛仔裤而已。所以当你购买一条全新牛仔裤的时候,对于水资源的消耗是非常恐怖的。更不要说牛仔裤生产中,因为必须染色、水洗,对于水资源的污染。它不仅仅必须“喝掉”一个人10年的饮用水,同时还会破坏大量干净的水源。

02

牛仔裤品牌必须有责任还是自查自纠,Levi就曾经对他们经典的501牛仔裤 做过一个跟踪调研。

一条牛仔裤从生产到销售,总共会排放33.4千克的二氧化碳,相等于一辆美国普通轿车行驶110公里。其中三分之一的污染来自纺织和面料的生产,8%来自剪裁和缝纫,16%来自纸盒、运输和零售。

这个调查中,最为难以置信的部分是消费者用于所产生的碳排放,竟然占于多约40%,其中包括清除牛仔裤和弃置牛仔裤之后的降解过程。

在另外一个关于牛仔裤的调研中,整个碳排放数字,比Levi的调研又高达了7千克。而世界上高达80%的水洗牛仔裤,都来自于广东增城,深深浅浅的蓝色,成为这个地方血液的颜色。有些村民因为长时间水洗牛仔裤,双手全部都被染成蓝色。

这就是一条牛仔裤的代价,作为消费者,我们需要做的,只是尽量少的出售牛仔裤,需要出售时更多地自由选择二手,觉得要卖新的牛仔裤,请买粗加工的,没有经过水洗处理的。

03

如果天然的面料,比如棉花,太过分消耗自然环境, 那化学纤维,比如涤纶、锦纶、晴纶,是不是能够帮助我们解决问题这个问题?

他们不必须栽种,重量更轻,几乎不必须进行深度的加工,他们更加经济,价格低廉。惜,问题并没想象中那么简单。

全世界范围每年需要用于7千万桶原油来生产各种质地的化学纤维。而生产一件化学纤维的衬衫的碳排放高达5.5千克,比棉质衬衫的2.1千克高出许多。

水解,是化学纤维必须面临最大的问题。

04

另外一个造成时装成为极大污染的原因,就是被生产出来的性欲,和我们自己的对于潮流的追逐。

这似乎早已成为时尚的原罪,时尚本就是制造性欲的机器,一个通过欲望来产生价值的商业机器。时尚品牌每一个季度都花充足多的力气,在营销自己的产品,尤其在慢时尚品牌诞生之后。因为低廉的价格,让消费者开始无节制地购买自己有可能并不需要的衣服。至于奢侈品,他们除了尽量在材料上更加环保以外,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来解决问题这个问题。时尚媒体更是被夹在市场和道义的缝隙中,不告诉如何是好。只是近两年,追上新潮的时尚,终于开始说穿旧衣服的事情了。这对于求新求变的时装界来说,非常不可思议。

2019年9月在美版Instyle上,朱丽安·摩尔(Julianne Moore)居然穿着一件旧衣服攀上封面。2020年进年第一期,英国版Vogue的封面是Taylor Swift,穿着的还是一件Chanel的旧衣服。

而杂志给出理念是,如果时尚已经沦为环境的破坏者,我们为什么不多穿穿旧衣服呢?

其实旧衣服也可以很时髦,Vintage就很好,2020年奥斯卡颁奖典礼的红毯上,玛格特·罗比(Margot Robbie)同样穿著一件旧衣服亮相。不管是被自由选择还是选择,她们都在非常最重要的场合穿着了Vintage的衣服,用以提醒人们,是不是旧衣服也可以很时髦。

05

跟Vintage不一样,二手衣更加贴近人们的生活一点,没有了风格和设计的限制,二手衣有可能在具体操作层面更加实际一点。

世界上大多数二手衣机构归属于NGO例如美国的Goodwill和英国的Oxfam。他们通过各种不同的方式重复使用旧衣服,Oxfam曾经跟慢时尚品牌M&S合作,捐赠旧衣服就送来现金券。

这些组织和机构,将回收的衣服展开一些基本的处理,在有所不同的门店以非常低廉的价格出售。而这些二手衣的销售额,将会再次投放到各种慈善基金中。这样的作法类似于一种服装的统合再分配,为了地球的未来,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加入到这样再分配的行列?很多时候,旧衣服依然需要符合我们对于时装的性欲,不是吗?

最后,作为普通消费者,我们目前唯一能做到的、有可能还算数有价值的,就是:

较少买衣服!

本文所有图片来自于视觉艺术家Javier Hirschfeld

我们的封面真的有在用心设计,

如果看到是有点惜了,就,请星标我们吧。

text :卢笛

graphic:Doreen

produced by Chicology

图片来源:网络

未经允许切勿擅转至他处。http://www.sohu.com/a/390593180_100280442返回搜狐,查阅更多

责任编辑:


安翰 安翰 安翰 安翰

猜你喜欢